首页
联系我们
代运营
培训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抖音教程>>从剧组“龙套”到南京小红人,“最土”美女的另类人生

从剧组“龙套”到南京小红人,“最土”美女的另类人生

发布日期:2020-11-25 14:00:12

文章标签:抖音短视频,短视频,短视频培训,直播带货,抖音带货,抖音种草,抖音涨粉,抖音网红,


南京姑娘吴菲(抖音昵称:@菲哥一张嘴)没有想到,有一天,她折戟沉沙的表演梦,竟然在抖音上重获新生。


在已经发布的两百多个作品里,她放飞自我、自嘲最侉(南京话,指土气)的形象与其青春靓丽的外表形成鲜明反差,通过一则则对南京风土人情的市井描绘,圈获粉丝无数。许多人声称在她惟妙惟肖的模仿里,看见了自己和身边人的影子,以及生活最真实的模样。



 1 

南京南京

曾经,我们通过作家等知识分子的笔触,去窥探一座城市的底色。如今,对一座城市的诠释,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流行,分发到了许多普通人手中,在他们随性简单的镜头下,城市更细腻的肌理得以呈现,来自南京的菲哥便是其中一员。


在菲哥抖音原创的视频中,她模仿暴脾气的驾校教练、指挥秩序的公交司机、出门旅游的南京大妈,用戏谑的态度提炼对生活中小人物的观察,无一不被网友评论“太形象了”、“活灵活现”,生动的演绎吸引了大批拥趸,许多人被她一口“彪悍”的南京话吸引,常常蹲守在评论中等候她的更新。



南京在菲哥的视频里没有历史包袱,甚至不装体面。有的就是街头巷尾的小吃,亲切的大爷大妈,还有那些老家的市井人情。讲起来都是调侃,甚至讽刺的,但句句精准。


拍短视频两年来,菲哥没有自己的团队,策划、拍摄、表演、剪辑,全部亲力亲为。有时脚本写着写着,脑海中就出现了画面,“这些都是有团队的人享受不到的快乐”。深夜是菲哥的创作高峰期,她常常躺在床上回顾日常生活中的细节,一旦想到金句,立刻掏出手机记在备忘录上。


2018年底,菲哥正式开始在抖音上进行短视频创作,很快,她有了第一个爆款系列——“你的(南京)驾校教练是这样的吗?”视频中,菲哥操着一口地道的南京话,将驾校教练工作时的神吐槽模仿得惟妙惟肖。尤其是一人饰演两角的,将驾校教练的毒舌和小白学员的紧张演得栩栩如生,评论区里满屏的“内容过于真实”、“仿佛看到了我学车的样子”……


妙趣横生的段子,解放天性的表演,是粉丝们对菲哥的普遍印象。抖音上,菲哥的简介是“做稳中带甩的‘南京小红人’”,“甩”是南京方言,相当于普通话中的“皮”,所谓“稳中带甩”,指的是既风趣幽默,又认真稳当。


粉丝多了,菲哥开始有了责任感。疫情期间,菲哥曾主动请缨,担当起了社区的志愿者工作。“既然有这么多粉丝,为什么不拍一个防疫短视频呢?”于是,菲哥邀请邻居一同录制了一个“防疫disco”的短视频,通过rap这种轻松幽默的方式来传播防疫知识。


“我现在不仅仅是在演一些角色,而是传播一些内容与价值观,网红应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。”除了调侃南京,菲哥偶尔也会拍一些公益短视频,宣传文明城市的理念,督促垃圾分类……“这些视频的浏览量可能不如搞笑视频,但我还是要拍,因为这是一种态度,一定要表达的。” 


 2 

龙套“网红”

从小,菲哥就表现出对于表演的兴趣与天赋。六七岁时,每回朋友到菲哥家玩,她总爱把近来看过的电影演给大家看,常常一人分饰多角,演得活灵活现,以至于,小朋友们个个安安稳稳坐在板凳上,聚精会神地看她表演。因兴趣走上演艺道路的菲哥并不总是一帆风顺,在入驻抖音之前,她一度只是一个充当背景板的剧组“龙套"。


2017年,出于对于表演的热爱,菲哥辞去了原本的设计师工作,成为某电视剧剧组的一名跟组演员。“说白了,就是个跑龙套的。”待遇平平,月薪四千,相当于原来的收入打了个对折。开销却更大了,“剧组的伙食糟糕,只能自己叫外卖,每天都要化妆,还得敷面膜,都得花钱”,三个月下来,入不敷出,此前工作一年多的存款全被花光了。

从剧组“龙套”到南京小红人,“最土”美女的另类人生-第1张图片-周小辉博客

菲哥抖音主页


刚开始拍摄时,和菲哥一同进组的足足有二十多个跟组演员,到了最后一个月,留下来的已经寥寥无几。菲哥没走,她的目标很明确,“我前期耗着,就是为了等最后一个月拍主场景时,能搞个小角色。”也有人给她泼冷水,称某几个人已经跟着副导演好几部剧了,这些角色肯定轮不到她。菲哥不信,反呛道:“肯定是谁演技好选谁!”


选角结果出来,拿到角色的果然是那几个人,菲哥再不敢呛人。“最后,整部剧40多集,能看到我脸的镜头加起来不超过三分钟。”菲哥说。


即便做个小透明,菲哥仍旧擅长苦中作乐。她总是尽可能把握每一个表现的机会,即使是充当背景板也时刻谨记面对镜头。“有时候,导演让我走过去,我非走过去之后再转个头,趴在桌子上面跟人家说两句话,给自己加戏。” 


早出晚归的生活,过了一天又一天,到了片场却常常没有什么工作,无所事事的菲哥在抖音上拍了自己的第一个视频——简单的手势舞,“没有规划,就跟朋友圈一样发着玩的”,却意外地爆了,一夜之间积累了三四千粉丝。不断上升的点赞数和评论量,和剧组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离开剧组后,菲哥意识到自己在影视行业资源稀缺,希望通过读专业院校,给自己趟出一条路。2018年,她通过了上海戏剧学院的成人高考。在拍戏和念书的空档,菲哥一直拍些搞笑短片,没当回事,纯粹因为爱演。两年前,菲哥的一位朋友将两人曾经制作的搞笑短片发到了抖音上,不料,反响非常不错,甚至还有人专门来打探菲哥的消息。


几次在抖音上快速曝光的经历,给了菲哥信心,朋友和粉丝的鼓舞更促使她尝试新的演艺途径,“我去剧组,是希望别人给我一个舞台”,但事与愿违,在僧多粥少的传统影视行业,太难混出头,那么,为何不专注在抖音上,“自己给自己搭一个舞台”。



渐渐地,菲哥发现,凡是她模仿、吐槽南京人生活习惯的视频,总能获得很好的反响。吐槽奏效,源于准确,这些素材里往往有最真实的生活,能引起人们的共鸣。


回想起自己从剧组龙套到抖音达人的经历,菲哥感慨:“我性格很直,和圆滑灵活完全沾不上边,在传统演艺圈很难发展。”但在抖音上,她无需有这方面的顾虑,“抖音的机制非常公平,我身边有很多普通人,有的时候他们发一个视频,只要内容足够有趣、足够吸引人,就可能会有几百万的观看。”


- END -





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qddouke.com/article/215.html|文章来源:抖客短视频培训